分類彙整:催眠對話

我為什麼要回到學校演講?

我去台灣的時候,接受台灣大學心理系的年輕學子採訪。
問我:「老師,你為何願意來學校跟我們做演講?我們並無法付出很多的講師費。」
我說:「除非我回來住在這一片土地跟大家一起打拼,否則我無資格批評台灣的不是。然而,每次看見我的祖國有問題的時候,我總是問自己:我可以為她做什麼?」
是的,這是我的專業,我做的最好的事,所以,我願意回來跟你們分享我的經驗,希望這能夠為台灣的學子帶來一點什麼貢獻。
這是我的專長,也是我能夠做的事,所以,我願意。
孩子,你說看見了催眠的實例,震撼了吧。你一定要把這次經驗記住,所以將來你能為我們找到更多的解答。而,這就是,進步。
我愛你們的問題,也愛你們帶來的歌聲和純真的相信未來,謝謝你們讓我看見,光和希望。謝謝。

想問Sunny關於健康

想問Sunny關於健康

A留言說:「親愛的Sunny:
日前(8/28)與家人到北歐旅行,不料在哥本哈根與自行車擦撞,左臉瞬間貼地。突如其來的巨大撞擊,造成左顴骨折移位及左鼻翼內傷瘀血。不幸中的大幸,並沒傷及腦部及其他器官,唯三叉神經因此而受傷麻痺無知覺。目前左臉腫脹日漸消退,醫生評估如接受目前的外型,顴骨位移部分可以不動手術重建,至於鼻腔瘀血的部分,慢慢身體會自行吸收。如果要開刀,事不宜遲,今天(9/16)得開。我當下告訴醫生接受目前的外型,領受生命課題,因此最後不考慮開刀。

只是關於神經麻痺的部份,醫師束手無策,只能待時間恢復。因此,我誠心持誦藥師心咒,觀想湛藍琉璃光,從上而下流經傷口,送愛給它。此刻,正閱讀此篇文章,內心真受感動。 深信『愛』是宇宙至高的能量。然而,不懂得催眠,想請教您我該如何幫助自己呢? 謝謝您!
A.」

Dear A,

感謝你的信任,在這個時候想到我。

請你做一件事:我將貼一個新的文章,關於自我催眠。
建議你每天練習數次,七天之後在把其中的暗示語:「每一天在每個方面我都會越來越好。」
改變成:「健康是我身體自然的狀態,我只是暫時生病了,我信任我的身體。」
賽斯說:每一種疾病有其滯留之必要,有時候很快離開,有時候因為某一種「必要」而延遲改變,

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信任你的身體,而非強迫、不喜歡現在的身體,請允許你的身體自然回復。
催眠,是一種療癒的加速器,這其間涉及催眠者與被催眠者之間的信任和緣分。
愛,是最重要的元素。因為有愛,這其間催眠師與被催眠者都被改變了。

祝福你。

與大師的一席對話

2016年去台灣大學演講的時候,我有幸能在台灣大學與心理系86歲的柯永河教授進行一場專門安排的、非常珍貴的對話。
主題是:夢~夢在我催眠諮商上的實驗
他個人在心理學領域的造詣(習慣心理學),以及近來在「夢」的研究和教學上有著十分可貴的觀點。
我則是從1989年開始紀錄和研究自己和他人的夢境的好奇寶寶。
這是一場光和火,我都很珍惜。
感謝感謝老天派來的天使。
真希望有機會接受柯老師的邀約,進入他的團隊做研究員,繼續這一部分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