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台灣公開講座 C

讀一個催眠師~我是心靈的追蹤師

地點: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84巷19號

『追蹤師的足跡 Tracker—Tom Brown』,書中裡開頭第一章,「終極行跡」的這麼說:
「第一個形跡是線的末端。線的另一端,有個生命在移動;那是一個謎,每隔幾尺就留下一些線索,一點一滴地訴說著軌跡,直到你幾乎能在腦海中看見它的形影,並真正找到它。那謎題緩緩地解露自己,一步接著一步,很快地它就透露出自己所有的面貌,藉此誘拐你一探究竟。當你跟進之後,它將會告訴你關於它的生活與所作所為的私密細節,直到你對這形跡的製造者,宛如一輩子的老友般熟悉。
形跡就像是一片片面包屑形成的謎題,當你一路撿拾麵包屑,直到遇到足跡的製造者時,那謎題早已進入你的腦子裡,成為你永恆的一部份。為了追蹤每一道你曾經吞食的形跡謎題,自己的形跡也隨之起舞移動、偏移方向,而發現這形跡中的微妙差異,將讓人明白你已經超越了自己。」

每當一名客戶來到我的催眠諮商室,眼前這個人是線的末端。線的另一端,有個靈魂在移動;那是一個謎,每隔幾年、幾世就留下一些線索,一點一滴地訴說著軌跡,直到幾乎能在心眼中看見他的靈魂藍圖,並真正找到他。那謎題緩緩地解露他自己,一塊接著一塊,很快地它就透露出自己所有的面貌,藉此誘拐我一探究竟。當我跟進之後,它將會告訴你關於這人的靈魂藍圖與所有重要的私密細節,直到你對這形跡的製造者,宛如一輩子的老友般熟悉。
形跡就像是一塊塊拼圖,當你一點一滴地拼湊這些圖形,直到遇到這拼圖的靈魂時,那謎題早已進入我的腦子裡,成為永恆的一部份。為了拼湊每一塊來到我面前的圖畫謎題,我的人生圖畫也隨之起舞移動、轉移方向,而發現這箇中的微妙差異,將讓人明白,原來我這個旁觀者也早已經超越了自己。

『追蹤師的足跡 Tracker—Tom Brown』,書中裡開頭第一章,「終極行跡」的這麼說:
「第一個形跡是線的末端。線的另一端,有個生命在移動;那是一個謎,每隔幾尺就留下一些線索,一點一滴地訴說著軌跡,直到你幾乎能在腦海中看見它的形影,並真正找到它。那謎題緩緩地解露自己,一步接著一步,很快地它就透露出自己所有的面貌,藉此誘拐你一探究竟。當你跟進之後,它將會告訴你關於它的生活與所作所為的私密細節,直到你對這形跡的製造者,宛如一輩子的老友般熟悉。
形跡就像是一片片面包屑形成的謎題,當你一路撿拾麵包屑,直到遇到足跡的製造者時,那謎題早已進入你的腦子裡,成為你永恆的一部份。為了追蹤每一道你曾經吞食的形跡謎題,自己的形跡也隨之起舞移動、偏移方向,而發現這形跡中的微妙差異,將讓人明白你已經超越了自己。」

每當一名客戶來到我的催眠諮商室,眼前這個人是線的末端。線的另一端,有個靈魂在移動;那是一個謎,每隔幾年、幾世就留下一些線索,一點一滴地訴說著軌跡,直到幾乎能在心眼中看見他的靈魂藍圖,並真正找到他。那謎題緩緩地解露他自己,一塊接著一塊,很快地它就透露出自己所有的面貌,藉此誘拐我一探究竟。當我跟進之後,它將會告訴你關於這人的靈魂藍圖與所有重要的私密細節,直到你對這形跡的製造者,宛如一輩子的老友般熟悉。
形跡就像是一塊塊拼圖,當你一點一滴地拼湊這些圖形,直到遇到這拼圖的靈魂時,那謎題早已進入我的腦子裡,成為永恆的一部份。為了拼湊每一塊來到我面前的圖畫謎題,我的人生圖畫也隨之起舞移動、轉移方向,而發現這箇中的微妙差異,將讓人明白,原來我這個旁觀者也早已經超越了自己。

2015 台灣公開講座 B

司法催眠與創傷症候群的諮商

地點:台北律師公會

  1. 催眠是什麼?
    • 介紹人類的意識心和潛意識心的功能,以及它如何影響一個人的行為。
    • 催眠又是進入那一個層面做精神分析的活動?催眠如何喚醒人的記憶?找到控制行為的機制在哪裡?進而改變行為或者刪除片斷記憶,以協助個人的人生能夠繼續往正向前進。
  2.  當今西方如何利用催眠在司法辦案上(Forensic Hypnosis)以及創傷症候群的協助。例如:記憶的重新設定和不存在記憶的植入。
  3. 催眠的好處和缺點,以及如何避免。
    在課程裡我也會教導參加學員如何利用最短的時間做靜心、恢復體力、以及深層休息。

p.s.建議事先觀看的參考影片:記憶形成研究科學家,Elizabeth Loftus演講《虛擬的記憶》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2OegI6wvI

《Seth 賽斯FB線上讀書會》2016年元月

《Seth 賽斯FB線上讀書會》2016年元月

問:「Question: 我們的腦是比電腦還要精密的一部學習思考的機器。它可以take in data, 分析整合之後,將它們存在像電腦RAM一樣的記憶體裡. 可是塞斯似乎強調意識,並不存在我們的腦內。所以我們在思考的時候,哪一部分是created by brain,哪一部分是塞斯說的’意識’?」
有人回答:「所謂的思考只限於表層意識。而賽斯所說的意識,是包含潛意識,集體意識,這些需要透過感知而覺察的意識。這些不是由大腦所創造,大腦只是做最後的整合工作。而且當人的皮囊(容器)不存在了以後,意識仍然存在,感知也仍然存在,只不過不再是相同的感知方式。這是我的理解啦…』
這是一個很啓發人心的故事~Anita的瀕死經驗,去年我曾經舉辦過一次特別的聚會來討論這個故事。
這裡除了詳細描述過程之外,還有故事主角Anita因此轉變她人生的重要階段。透過這個故事,我只想要更接近我們在讀書會討論的到的我們到底是透過五官在「覺察」?或者還有另外的「什麼」在覺察這一切?
我建議各位看這個故事,也許你會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Anita Moorjani 艾妮塔‧穆札尼 談瀕死的啟示 YouTube連結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l23T9aOfoE

2015 台灣公開講座 A

信念: 是你讓你的工作不一樣~《心靈是能量,它有無限的可能》

內容介紹:

  1. 工作塑造:解釋人如何延伸自己目前的工作期望或職務內容,以配合他們想讓事情不同的渴望。人的大腦是如何配合一個人的信念(潛意識心)和經驗(意識心)來完成每日的行為活動。
  2. 重新塑形(Reframing):透過激發潛意識的能力重新定義與自我人生終極目標相符合的的更高行為模式,以完成個人價值為導向的新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