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改變開車行為

今天又是一個害怕開車的個案。上次是個案小時候坐別人的車, 經歷過兩次車禍的年輕女孩,如今不敢自己開車。
現在是一位媽媽不敢上高速公路, 尤其是需要加速超過時速八十公里,她都會發抖。
這裡面有過去對車子負面的經驗, 也有過去對於成功的負面信念和對自己沒有信心。
催眠就是在這種潛意識做精神分析來改變行為。

我為什麼要回到學校演講?

我去台灣的時候,接受台灣大學心理系的年輕學子採訪。
問我:「老師,你為何願意來學校跟我們做演講?我們並無法付出很多的講師費。」
我說:「除非我回來住在這一片土地跟大家一起打拼,否則我無資格批評台灣的不是。然而,每次看見我的祖國有問題的時候,我總是問自己:我可以為她做什麼?」
是的,這是我的專業,我做的最好的事,所以,我願意回來跟你們分享我的經驗,希望這能夠為台灣的學子帶來一點什麼貢獻。
這是我的專長,也是我能夠做的事,所以,我願意。
孩子,你說看見了催眠的實例,震撼了吧。你一定要把這次經驗記住,所以將來你能為我們找到更多的解答。而,這就是,進步。
我愛你們的問題,也愛你們帶來的歌聲和純真的相信未來,謝謝你們讓我看見,光和希望。謝謝。

獨處

於是,他決定獨自一個人去走天主教徒們重要的朝聖道路。
第二天,他這麼寫:「當一個人時,記憶庫中的某個抽屜總會突然被打開。記起小學時期的某天,家人出門都不在家,留我一個人,因怕小偷闖入,天黑後把所有門窗都鎖上,然後躲在床上睡著了。不知為何,這個記憶常常會在獨處時浮現。」
小時後的某些記憶在日後不斷出現,是我們的潛意識知道你已經準備好,可以開始處理那個情緒了。因為,量子物理學也發現到過去並沒有過去,一如未來也是虛幻一樣,時間只有一個:現在。這個經驗其實還存在,但是它是給你練習的機會。建議你多想想那時候的生命裡都發生哪些事:例如單獨在家的不信任、害怕、或者那時候你正在經歷搬家、轉學、考試、死亡、起衝突、失落等等,那些都是孩子時的壓力源,而處理那個壓力才是當時的主題。
潛意識的功能就是把所有發生在這個人身上的事,一五一十像一部錄音機那樣錄下來。
你所聽見、看見、聞到、感覺到、嚐過、讀過,甚至一閃而過的印象、聲音等等鉅細靡遺地都會被記錄下來,然後再在未來任何一個環境很類似的時候,可能再度被開啟。
大部分時候因為年紀還小,我們對於很多發生在自身的事件還不一定能理解是,潛意識就會把它們暫時先藏起來。
所以,我催眠個案的時候就是利用這樣的機制來探討一個人為什麼會有一些莫名的、無法移除的行為或感受,以致這些信念影響到日後的生活,甚至產生困擾。例如:社交恐懼、恐水症、對特定對象具不信任感、怕開車、怕看見穿著特定顏色的衣服的人、怕吃某一種食物、聽見某一種聲音等等,都是我在催眠診時時常經歷的故事。

《第一堂催眠課》為臺灣大學演講前做準備

我們一般人對催眠的誤解都是在它的名詞,這個名詞是世紀大錯誤,因為原來發現這個狀態的學者以為被催眠者像是睡著了,所以用希臘的字根Hypno(睡覺)一詞來給他定義成Hypnosis. 但是後來發現不對了之後已經太遲了,這個名詞已被廣泛應用。『催眠』這個中文詞則是日本人定義的。至今雖然很多人試著想要翻案,然而都無法找到比「催眠」這個詞更好的了,所以就一直被沿用至今。
催眠根據是一種意識的轉換,也是精神的高度集中狀態,催眠師利用催眠這個技術可以進入被催眠者的潛意識做精神分析的活動。
愛因斯坦的時空論說:時間和空間是一種幻相,這在催眠狀態下很容易被觀察出來。我也就是利用這個理論遊走在被催眠者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來協助它們改變目前的生理和心裏挑戰。
近來在西方經由我的老師,也就是「前世今生」的作者Dr. Brain Weiss的推廣,他也是第一位讓催眠的文章正式被科學月刊接受的人,從此西方開始大量研究催眠,並且已經將它利用在麻醉、辦案、和做一種疾病管理的工具。

催眠顏面神經麻痺個案

在催眠師訓練課上示範一個真實例子:催眠一位顏面神經痲痹的學員不僅可以促進身體全面放鬆和增進血液循環,也可以幫助她的身體加速啟動自我療癒的程序。這是第一步,再來就是神經重組的催眠術讓她新的神經能快速成長連結。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效,但是,這次,當我看見眼淚只由痲痹的那一面緩緩流下來的時候,我知道一定會成功,因為,愛。

催眠促進身體健康

在NGH催眠諮商師訓練課上,我為學生示範如何幫助一位二十年前因為腦部出血性中風造成右側肢體痲痹的朋友,催眠不僅幫助他快速放鬆身體,也加速血液循環,和增加復原力。
催眠下他痲痹的那側手臂第一次產生強烈的針刺感。
比較起催眠前好的那一側手臂無無法帶動痲痹二十年的那一側手臂、催眠後可以看出明顯的雙手臂協調能力增加了,所以能夠有控制性地讓雙臂一起平起平放。
催眠並非讓每一個人都有效,然而,我知道為什麼這次會成功,因為,愛,幫助一個人打開他自己的潛能。

想問Sunny關於健康

想問Sunny關於健康

A留言說:「親愛的Sunny:
日前(8/28)與家人到北歐旅行,不料在哥本哈根與自行車擦撞,左臉瞬間貼地。突如其來的巨大撞擊,造成左顴骨折移位及左鼻翼內傷瘀血。不幸中的大幸,並沒傷及腦部及其他器官,唯三叉神經因此而受傷麻痺無知覺。目前左臉腫脹日漸消退,醫生評估如接受目前的外型,顴骨位移部分可以不動手術重建,至於鼻腔瘀血的部分,慢慢身體會自行吸收。如果要開刀,事不宜遲,今天(9/16)得開。我當下告訴醫生接受目前的外型,領受生命課題,因此最後不考慮開刀。

只是關於神經麻痺的部份,醫師束手無策,只能待時間恢復。因此,我誠心持誦藥師心咒,觀想湛藍琉璃光,從上而下流經傷口,送愛給它。此刻,正閱讀此篇文章,內心真受感動。 深信『愛』是宇宙至高的能量。然而,不懂得催眠,想請教您我該如何幫助自己呢? 謝謝您!
A.」

Dear A,

感謝你的信任,在這個時候想到我。

請你做一件事:我將貼一個新的文章,關於自我催眠。
建議你每天練習數次,七天之後在把其中的暗示語:「每一天在每個方面我都會越來越好。」
改變成:「健康是我身體自然的狀態,我只是暫時生病了,我信任我的身體。」
賽斯說:每一種疾病有其滯留之必要,有時候很快離開,有時候因為某一種「必要」而延遲改變,

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信任你的身體,而非強迫、不喜歡現在的身體,請允許你的身體自然回復。
催眠,是一種療癒的加速器,這其間涉及催眠者與被催眠者之間的信任和緣分。
愛,是最重要的元素。因為有愛,這其間催眠師與被催眠者都被改變了。

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