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問Sunny關於健康

想問Sunny關於健康

A留言說:「親愛的Sunny:
日前(8/28)與家人到北歐旅行,不料在哥本哈根與自行車擦撞,左臉瞬間貼地。突如其來的巨大撞擊,造成左顴骨折移位及左鼻翼內傷瘀血。不幸中的大幸,並沒傷及腦部及其他器官,唯三叉神經因此而受傷麻痺無知覺。目前左臉腫脹日漸消退,醫生評估如接受目前的外型,顴骨位移部分可以不動手術重建,至於鼻腔瘀血的部分,慢慢身體會自行吸收。如果要開刀,事不宜遲,今天(9/16)得開。我當下告訴醫生接受目前的外型,領受生命課題,因此最後不考慮開刀。

只是關於神經麻痺的部份,醫師束手無策,只能待時間恢復。因此,我誠心持誦藥師心咒,觀想湛藍琉璃光,從上而下流經傷口,送愛給它。此刻,正閱讀此篇文章,內心真受感動。 深信『愛』是宇宙至高的能量。然而,不懂得催眠,想請教您我該如何幫助自己呢? 謝謝您!
A.」

Dear A,

感謝你的信任,在這個時候想到我。

請你做一件事:我將貼一個新的文章,關於自我催眠。
建議你每天練習數次,七天之後在把其中的暗示語:「每一天在每個方面我都會越來越好。」
改變成:「健康是我身體自然的狀態,我只是暫時生病了,我信任我的身體。」
賽斯說:每一種疾病有其滯留之必要,有時候很快離開,有時候因為某一種「必要」而延遲改變,

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信任你的身體,而非強迫、不喜歡現在的身體,請允許你的身體自然回復。
催眠,是一種療癒的加速器,這其間涉及催眠者與被催眠者之間的信任和緣分。
愛,是最重要的元素。因為有愛,這其間催眠師與被催眠者都被改變了。

祝福你。

與大師的一席對話

2016年去台灣大學演講的時候,我有幸能在台灣大學與心理系86歲的柯永河教授進行一場專門安排的、非常珍貴的對話。
主題是:夢~夢在我催眠諮商上的實驗
他個人在心理學領域的造詣(習慣心理學),以及近來在「夢」的研究和教學上有著十分可貴的觀點。
我則是從1989年開始紀錄和研究自己和他人的夢境的好奇寶寶。
這是一場光和火,我都很珍惜。
感謝感謝老天派來的天使。
真希望有機會接受柯老師的邀約,進入他的團隊做研究員,繼續這一部分的研究。

2016台灣講座

台灣大學,講題:「一個被遺忘的語言:夢的解析在催眠諮商上的應用」

2016年我在台灣大學心理系做了一場演講,題目是:「一個被遺忘的語言:夢的解析在催眠諮商上的應用」,據說系所有一些資深的教授並不接受催眠術這個議題,那就更別說是講前世今生這個話題,所以,在經過一番討論之後,我們決定以我從1989年開始紀錄和研究夢的這個方向來談催眠。現場,我大膽地打破原先的計劃,在現場特別做了一場個別催眠,對於第一次見識到催眠這種現象的人來說,是很震撼的,然而,不信者恆不信也一定存在。現場有些同學問了一些科學上的驗證問題,我這麼回答他們:
「科學,一直以來強調的是可見的事實、可以被重複驗證的,才是科學。那麽,對於一個摸不到然而出現在眼前的現象,科學是否能夠也去證實它的不存在,所以它應該是被歸類為不科學呢?
所以,你問,前世是真的嗎?
相同的,我也要以陳醫生曾說過的一段話來回答:宇宙裡還有更多是科學目前還無法解釋的,我們把科學的留給科學家去傷腦筋。你們都是我們的未來寄託,希望你們永遠會記得今晚在你們眼前的這一幕,催眠是一種現象,將來有機會的話你們能用科學去證實這個現象。我是不是科學家,我無法以科學的角度來解釋催眠,現在,我的職責是將對催眠的觀察忠實的紀錄下來,也許期待在不久的將來科學家能一一解開這些奧祕。」

2017免費講座

《近期免費講座》 你就是自己和孩子最好的催眠師

1.MARKHAM講座時間:
時間:2月24日周五,晚7:00-9:00.
地址: 3000 Hwy 7, suite 203, MARKHAM ( Hwy 7 & Woodbine Ave. NE corner)

2.密市講座:
時間:2月25日周六
下午 2:00-4:00
地點:425 Britannia rd e.unit 129.Mississauga

想参加講座的朋友请與在此報名或來電:905-9109859。謝謝!

催眠故事1

Sunny的催眠室

記得那位首次看診就大遲到的個案嗎? 她今天與我的約會是準時出席啊!哈利路亞!催眠奏效!
記得這是幾個月前的紀錄:催眠可以改善做事拖延的習慣~這是今天在我催眠診室的主題。
結果,我下午的個案因為要從很遠的地方搭車過來,就遲到了近三小時,還未出現。這次,我決定等她,因為,這也是她來找我改變的原因之一啊。拖延、不準時。
在今日心理學裡有一篇文章專門在討論如何改變自己,不再事事拖延。


第一,就是開始問自己:我今天做了什麼事是對的?
一般人總是聚焦在沒有做到的部分,所以在一日結束後老是覺得自己很多事應該做而沒做好。以至於一日復一日都在做好像不重要的事。
可以藉由時常問自己一些問題開始,例如:我今天做了些什麼,所以,我可以不做什麼?
我今天做了哪些事根本是在浪費我的精神,做完了感覺更累、沒有成果。
我是否可以養成一種習慣來讓自己的的精神更加更富,體力更好?

催眠是什麼?

催眠是什麼?

常常要解釋催眠,催眠是一種現象所以怎能夠用一定的文字解釋是一種百般萬變的現象?最近為了週末的演講,不斷地有朋友提問題,尤其是關於時空理論的問題,實在很難。我還是試著用非科學家的身分來說說吧!
林風問:@催眠諮商師Sunny Tsai 看精神科医生魏斯写的书中提的催眠,感觉就是对过去事件的一些印证,从而证明前生来世的科学性,感觉跟你讲的不太一样[Smile]
Sunny回答:林風,魏斯是我的老師,當然,他一定要用時間來陳述事件,否則我們根本看不懂。時間和空間的同時存在是透過整體事件的檢視才能看出來的。我以前的演講就是:從量子力學談前世今生。有機會建議看這個片子:
例如:我1998年被陳勝英醫生催眠時解決我的偏頭痛,和花粉熱,一個是發生在過去,一個是在未來。這個未來是我的花粉熱,因為我未來需要走到催眠師,所以,在過去我必須得到花粉熱,當我知道了、目的達成,我的花粉熱也好了。這就是時空同時存在的例子。來聽演講,我不再這裡談,那需要一本書來解釋。
科學家說話了:量子理论从时空建模上,一反人们长期将时间作为自变量的思维模式,认为不仅空间随时间而变,时间也可随空间而变,从而可将时间定义为一个与空间维度平等的(而不是超越的)第四维度。这其实是相对论的一个自然延伸。宇宙天体,离地球动辄数亿光年,被我们观测到时,其实是我们远古时它的形态。而我们的现在,相对于这个被观测到的形态,则是遥远的将来。这也可算是时间因空间而变的一例。时间也可以被看作因变量。
Sunny說:科學家你解說的很棒,謝謝你。這也是我從事催眠師遭遇最挑戰的認知之一,還在不斷地從催眠實務中體會什麼叫做時間和空間是虛幻的、只存在三度空間的想法。
去年我在台灣大學給心理系師生講演一場:夢的解析在催眠上的應用。當場集體催眠一百多個人,也個別催眠一個人給大家看。這也許是很挑戰大部分人的認知,我希望丟給年輕學子一個種子,讓他們在未來的研究能夠更打開心胸來看待一些「看不見但是存在」的事。
催眠是一種現象,也許我無法以科學的角度來解釋催眠現象,然而,我的責任是,以一個十分謹慎而中立的角度來紀錄整個事件,所以,希冀未來有一天我們的科學家能夠提出一個更接近科學的解說。這條路很孤單,但是我堅持走下去。
催眠一詞本身就是一個世紀大誤解,只是大家用慣了也很難找到另一個詞語來代替。
當初發現這個現象的時候,就用了HYPNO(希臘字根是睡覺的意思),而催眠二字則是日本人訂的。然而,在很多很多古文明國家早都有進行催眠這種活動,只是他們各自用了不同名稱而已。
所以,個人的催眠性不一樣,展現的象限也不一,如果沒有被個別催眠過實在無法光憑文字來體會。很可惜,我們這一場演講不是講量子力學在催眠上的應用,也恕我無法以三言兩語來替你解釋,我的科學背景功力不足。我是個實務派,我用它在催眠來替個案解決問題,我不負責解釋科學的部分。
(圖說:我與我的老師Dr. Brain Weiss,前世今生作者)

關於催眠

我如何催眠自己?
運動,是自己對自己身體健康的一種承諾,這裡沒有一點勉強或者條件交換,只有享受。享受每一個自己堅持要運動的精神,還有運動後帶來的神清氣爽。


我是一個一年360天都運動的人,運動的那一天我就告訴自己,這樣做我會更健康,不能運動的那一天我會跟自己說,健康是身體自然的狀態。這就是一個催眠師如何做自我催眠。